图库宝典旧版

小咖推出二代桌面智能咖啡机以桌面智能咖啡机切入办公室场景

发布日期:2019-12-19 03:32   来源:未知   阅读:

  自有新零售概念以来,自助设备+消费升级的尝试络绎不绝。在自助咖啡机领域,咖啡零点吧、莱杯咖啡、极咖市场、友饮、友咖等都纷纷获投。它们通常采用成本在2-3万元的大型设备,投放在高人流、开放场景,如交通枢纽、写字楼一楼、商厦。

  小咖也是智能自助咖啡机的一员,与其它自助咖啡品牌不同,它主打碎片化小场景,如办公室、4S店、高端美容美发、医院、影院等。主攻场景的不同也令其产品区隔于友商,小咖的自助咖啡机体积更小,成本更低,在6000-12000元之间。一代机可制作8种SKU;二代机可制作24种SKU。

  二代机于近期上线后,创始人朱保举希望能迅速攻占下沉市场,推进至三四线城市,他告诉猎云网,小咖预备以开放加盟的方式进行市场拓张。

  伦敦国际咖啡组织统计显示,中国的咖啡消费正在以每年 15% 的速度增长,而全球的平均水平是 2%,截止至2017年,咖啡的消费总量为3480.95万吨,中商产业研究院预计2018年中国的咖啡消费量将超3500万吨。

  如此看来,各个新兴品牌一股脑地开始咖啡创业不无道理。但为何小咖要选择从办公室场景做起?

  朱保举告诉猎云网,办公室是一个强需求场景,白领有喝咖啡提神的诉求,加班、招待访客、会议都会引发咖啡消费。但国内提供现磨咖啡的只有咖啡馆,想要在办公室喝上好喝的咖啡也并非轻而易举。

  “我们就想能不能把咖啡机放在离消费者最近的位置”,朱保举道,“但你知道办公室场景中的人群都是相对固定的,要提高销量就必须提高复购率,那就必须有良好的口味,所以当时决定了要用液态奶+咖啡豆为原材料。”

  在品质方面,小咖的牛奶选用星巴克同款液态奶发喜品牌,咖啡豆选择与顶级精品咖啡烘焙坊合作,针对小咖设备进行了研发定制。朱保举对咖啡的口味显得很有信心,他曾将小咖咖啡和星巴克咖啡端给投资人盲测,据称他们无法从两杯中识别出哪一杯出自星巴克。

  咖啡豆和液态奶必须定期添加,小咖一代机的运维由企业和小咖团队协作完成。小咖投放企业后,由企业内部推荐每日维护人员,智能咖啡机内部有多方位传感器对咖啡豆、牛奶、纯净水等物料缺失报警,维护人员接收到报警后可即时填充物料。小咖的专业运维员则每周上门一次,补充一周物料并对机器进行深度保养,一名运维员每周可管理80台机器,如果铺设密度提升,这一数字还将升高。

  在北京,小咖已经入驻超1000个点位,其中90%左右的点位分布在办公室,其它的分布在有等待时间的生活场景,如医院、影院等。单个点位日销售量10-20杯,如果扣除物料及运维成本,3个月左右能收回机器成本。

  它的定价亦走的平价策略,公司场景定价在7.9元(美式咖啡)-13.9元(玛琪雅朵)之间,咖啡制作时间在1分钟左右,影院等由于合作分成等原因,价格小幅上浮。

  “一线城市我们始终坚持自营”,朱保举为小咖定好了之后的扩张策略,“但二线、三线、四线城市完全可以开放加盟。”

  二代机实现批量生产后,朱保举觉得向小城市下沉的时机到来了。相比于完全依赖牛奶和咖啡豆的一代机,二代机加入了两种糖浆,可以做抹茶拿铁、香草拿铁、摩卡拿铁等共24种SKU。糖浆的加入给了消费者更甜、更圆润细腻的咖啡种类选择,这意味着它适用的人群也在扩大,在小城市的影院、医院等地能收罗更多咖啡爱好者。

  “我们希望找到在当地有点位资源的代理商,对方可以选择直接买断、通过资源置换设备使用权、租赁设备等方式来合作”,朱保举道。咖啡原料则由小咖定期寄送,以保证饮品口味稳定。

  团队预测,二三线城市中更为火爆的可能是是加油站、便利店、高校等场景,它们能够更快地通过代理商资源被“攻下”。

  在资本市场中,小咖小步快跑,八个月内获三轮融资。2017 年7月获得天使轮融资,领投方为水木资本,探针基金和点滴关怀跟投。2017年9月获得Pre-A 轮融资,投资方为励石创投(硬件、包装及供应链资源)。2018年2月获得A轮融资,由黑马基金领投,风云资本、老股东及一家可以带来户外广告资源的上市公司战略投资方跟投。

  小咖曾在 2017 年 7 月获得水木资本领投,探针基金(长江与中欧商学院校友背景及企业资源)和点滴关怀(线上企业福利与员工服务平台)跟投的天使轮融资,2017 年 9 月获得 Pre-A 轮融资,资方为励石创投(硬件、包装及供应链资源)。从小咖的融资情况看,属于小步快跑,注重资源。

  和咖啡馆、外卖相比,小咖离用户更近,产品更便宜(价格低于10元);和胶囊式咖啡机相比,小咖采用现磨咖啡豆、液态奶,咖啡品质更好,且有专人维护。

  实际上从去年年初起,在自助设备+消费升级的大背景下,自助现磨咖啡机逐渐获得资本关注,获投品牌包括咖啡零点吧、莱杯咖啡、极咖市场、友饮、友咖等。

  不过,小咖和上述公司在场景、机器、产品方面都有明显区别:上述公司主攻高校、交通枢纽、写字楼一楼大厅等高人流、开放场景,采用成本较高的大型设备(通常单台机器成本 2-3 万元),产品采用奶粉。小咖则从办公室等封闭、半封闭场景切入,机器成本低(低于5000元),产品里采用液态奶。

  在企业内,小咖通常选在 100 人以上的点位,平均单个点位日销售 10 杯,物料毛利 76%,如果扣除物料以及BD、运维成本,单台机器 3 个月能回本。

  创始人朱保举认为,咖啡的不同业态满足不同消费场景,咖啡馆适合谈事情,大型设备适合人流密集的场所,小咖则选择的是小场景、固定人群,那么复购率就很重要。要提高复购,势必要把品质、便捷性和性价比做高。

  性价比和便捷前文已提到,在品质方面,小咖的牛奶选用星巴克同款液态奶发喜品牌,咖啡豆战略合作伙伴为太平洋咖啡供货商,小咖通过一套智能软件系统模拟咖啡师,目前可制作8种SKU,包括美式咖啡、拿铁、卡布奇诺、馥芮白等。

  由于小咖使用液态奶,这就涉及到定期补给、清洗的重运维过程。小咖设备内部通过多方位传感器对咖啡豆、牛奶、纯净水等物料缺失报警,物料不足时通知运维人员。为了使运维变得更轻,小咖团队花了三个月时间,在即将上线代机做了两点改善:

  2)实现液态奶真空包装技术、提升包装容量,延长牛奶保质期以降低补给压力。

  目前小咖在北京和天津一共入驻了 1000 个点位,其中 90% 是企业,10% 是教育培训、4S店、高端美容美发等场所,未来还会进一步拓展这些生活服务场所。

Power by DedeCm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