图库宝典旧版

如何看待学生被要求使用易班这一现象?

发布日期:2020-05-22 16:47   来源:未知   阅读:

  在上海上学的大学生应该都知道,学生被学校要求使用一个所谓综合类SNS——易班,以学校为单位,作为一个社区,每个班级每个学生都会自己的排名,叫做——E-GPA,这个GPA在学生评优、入党或者班级评优等各类评选中占据一部分比例,可以说让学生半强制性的使用易班,提升这个GPA的方法就是发帖啊传图片啊发状态啊。我简单查了一下,这个SNS所属的不是某个公司,而是一个叫做“上海易班发展中心”的机构,不知道什么来头。最后吐槽…

  网课一个App、刷活动一个App、上无线网一个App、打热水一个App、洗澡一个App,甚至社交也要一个App。

  在苹果手机App Store和安卓系统的软件商店里,这种大学强制学生使用的App有数十个,下载量几万到几十次不等,在满分五星的评级里,它们的打分几乎都是一星。

  2018年11月15日以来,南方周末记者联系了六十多位不同城市的大学生,其中仅有十多人愿意聊这个话题,且要求隐去名字和学校。“快毕业了,不想惹麻烦”。在受访大学生中,每个人都表示被学校要求使用3-10个App不等。

  一位大一学生对南方周末记者说,他现在被强制使用的软件有,上网课的“学习通”“知到”和“易班”,英语交作业的“批改网”,志愿者计时软件“志愿汇”,和学校教务系统打通的“超级课程表”,还有“到梦空间”“U校园”“蓝墨云班课”等等。

  不少学生对这种境况感到十分疲累,“我现在对学校已经烦透了,我来这里不是学习的,而是他们的工具,一颗棋子。”一位学生说。

  小禾是一位湖南的二本学生。她对南方周末记者说,学校是从2018年上半年开始强制学生使用这款App的,旁边的大学三年前就开始推行了。“GPA”即平均学分成绩,是美国的舶来标准,用来衡量大学生的学习水平,这款软件推出了“EGPA”的成绩算法,即“易班分”,每个月小禾所在学校的班级都要根据这个成绩排名,该成绩与班级的评优、评奖挂钩,也和辅导员的考核挂钩。

  EGPA如何提升?主要是靠在易班App上社交。根据小禾提供的“官方提升EGPA的方法”文档,加分的项目是查看公共主页、群聊天、拉入新成员、分享资料、发起和参与投票、发帖、评论、上传图片和点赞。取消和删除这些行为则会扣分。

  为了提高EGPA,学校建立了“易班工作站”,每个班设有“易班班干部”,由团支书或副班长兼任。他们的职责是提醒同学们刷易班,但效果往往不理想,只能自己天天刷。在知乎上,有一位“易班班长”发帖说,花40块钱做了自动刷易班的软件才解决了这个烦恼,评论区都是求购软件的留言。

  2018年10月发布的《湖南高校易班建设工作简报》显示,前三名的学校是湖南财政经济学院、邵阳学院和湘南学院。它们在客户端活跃指数、网页端活跃指数、主页浏览量和注册人数方面领先。该排名一共列入28所高校。

  “我们的日常生活根本就不需要它。”小禾说,“而且它还经常卡顿。”被强制刷“易班”的时候,她们就往上面发系统自带的少得可怜的表情包或者胡言乱语。有时候会有考试要求在上面完成,比如最近的规章制度考试,学校要求一律在易班答题。但是第一次全校考的时候,系统就崩溃了。第二次又分批考,据说没过的还要考一遍。

  “如果说聊天,它的功能被QQ、微信虐得连渣都不剩;如果说学校通知,在校公众号里就能看到,QQ群里也能发;如果说和别的学校的学生交流,别人也不愿意用,没啥聊的。”她说。

  小禾说,在新生入校前,“易班”就出现在了录取通知书里,要求新生在上面完成安全教育课程。不仅在湖南,上海某高校一位曾经的“易班负责人”对南方周末记者说,他们的录取通知书里也有易班的宣传册,选寝室空调和名单都在上面公布。

  在他们学校,竞选班委时要求宣传委员同时兼任“易班班长”,督促同学发帖。全班EGPA的前四名有奖励,落后的同学会被老师单独谈话。在全校的所有班级中,EGPA排名前两名的,能够拿到2000元和1500元班费奖励。

  追根溯源,这款App脱胎于2007年上海市的“网络班级E-class”,2012年推出手机客户端,并向全国高校推广。官网显示目前已有833所共建高校。

  易班的推广模式非常简单,在教育部门的支持下,把“易班推广情况”算入“教育信息化建设成果”的考量指标,表现突出者评先进。在这种模式下,很多地区的二三本院校都在竭力推广使用它,比如桂林电子科技大学、武汉生物工程学院等都因为推广易班建设经验出了新闻稿。

  易班的股东向上穿透是上海教育电视台和上海开放大学,各持股50%。南方周末记者2018年11月20日来到工商资料所写的易班工作地点,即上海开放大学内,但并未找到其办公室,大楼保安也并不了解。

  除了强制社交,还有一些App的存在是为了刷活动,学生刷不够数量就要检讨甚至影响找工作,其中最典型的是一款名叫“到梦空间”的App。

  安徽的大一新生李云对南方周末记者说,学校的学生手册明确规定上“到梦空间”计算“第二课堂学分”,每月统计一次。分数倒数的同学会被辅导员批评,并且在班会上公开检讨。这个成绩也和学校的评奖、评优活动挂钩,并构成学生成绩,占期末总成绩的10%。

  这个App主要是用来签到校园活动的。李云的学校要求四年修满60分,文体活动12分,志愿者12分,技能12分,创新24分。每次活动的分数为0.1-0.5不等,不同学校要求不同。

  为了挣满学分,李云不仅要参加本校区、本学院的活动,还要去蹭其他学院的活动。有时候,他们骑半个多小时的共享单车去别的校区,荒废半天就是为了1个学分。双休日也无法安静地在图书馆学习,而是要往返于各个活动之间,身心疲惫。“甚至有一天,我整整参加了五个活动,饭都没来得及吃。”李云说。 更不幸的是,“到梦空间”的系统常常崩溃,导致无法签到和报名,参加了活动也没有按时发放学分。另一位学生对南方周末记者抱怨,他们一般一个活动是0.1、0.2分,现在已经大三,马上要去实习,学校要求修满6个学分,“你说我们怎么凑几十个活动?我到现在也就2分,只剩下半个学期了,大家为了凑齐学分都很着急”。 在活动有限、座位有限的情况下,很多从前没人愿意参加的活动现在“一票难求”,甚至滋生了校园腐败。

  李云说,班级可以在那个App上发起活动,但是分数是一次性发给团支书的,他再去分配。李云亲眼见到他给自己多加学分、克扣他人学分的情况。

  山西某高校学生葛欢对南方周末记者说,“到梦空间”是2018年下半年进入她们学校的,学校规定刷“到梦空间”会涨学分,没有人甘愿落后,所以抢得很凶。

  “像我们这种没在学生会的线分的活动,或者比较好的志愿者活动,都直接被学生会礼仪队包了,一般学生根本没有机会。有的坐场活动,学生会干事报了就能录取加分,就算不去也没事,其他人报名都不给录取。

  她给南方周末记者出示了截图,可以看到这些活动都是“迎新晚会坐场活动”“教职工篮球比赛坐场活动”“某某演讲坐场”等,其实就是找学生“填坑”、坐在那里显得场面热闹。

  “天天就知道‘坐场’,说实话我真不知道有些‘坐场’对我们来说有什么意义。”她说,“因为这个App,我都觉得这不是我想象中的大学。”她喜欢一些科学类的活动,但是这种活动只对系内开放。

  目前,这款App在苹果App Store中有859个评分,打分1.3。其中一个评语是,“活动抢不到,分数加不到,毕业毕不了,工作找不到”。

  根据官网介绍,“到梦空间”是一个多终端免费校园应用程序,目的在于“助力大学生梦想实现”。目前已经申请和使用的高校有450多所。

  2018年11月14日,针对学生怨言,其发布官方声明与问答,“本系统并未以任何形式、在任何场合、以任何文件强制任何高校使用。”学分、工时的设定都是由每所高校自己制定的。

  在一款名为“微邦”的App上,有的大学要求学生在其中一个叫“青年之声”的栏目下,以类似知乎的方式提问,而且学生干部要敦促每天提问数量的完成。

  一个威海的大学生对南方周末记者说,“这是学校强制注册的,要求每天签到”。在网络上可以看到群留言截图,有学校每日统计各个班级的提问数量,不满足要求的会被点名,也有学校要求“每天每个中心的指标是50个提问、100个回答、200个赞”。

  最普遍的是跑步,有两款App经常被学校要求强制绑定——“运动世界校园”和“步道乐跑”。学生每学期被要求在上面完成一定的运动量,该成绩计入体育成绩,这两款App可以记速,也规定了校内必经点和随机点。

  江苏某大学的一位男生对南方周末记者说,“步道乐跑”成绩占体育分的20%,但这个软件有时测速不准确,有时定位不准确,有时候到达指定地点但打不上卡,有的人骑单车打卡,软件也检测不到。

  小禾的学校绑定的是“运动世界校园”,刚开始问题很多,跑完没有准确记录或者跑得不合格,现在好多了。

  她说,第一学期学校要求女生跑60公里,第二学期80公里,第三学期90公里,上学期她就没跑完,这学期已经打算放弃了。现在校园里已经衍生出了“代跑”生意,“代跑1.2元一公里,买的多更便宜”。

  一位甘肃高校的体育老师对南方周末记者说,现在大学生的身体素质太差了,确实需要一些手段促使他们锻炼身体。他所在的学校并没有绑定App,但他认为其他高校要求学生绑定App,也许和有关部门对学生身体素质的考核要求加强有关。

  一个大学生说,她们学校用一个叫“校趣多”的App,来购买校园无线G价格差不多。类似的App还有“哆点”,用来登录校园网,但经常掉线或者难以登录,App Store评分1.9。该开发商是一个新三板挂牌企业,开发了四十余款幼儿园App和幼儿教育机构App,其开庭公告信息显示2015年11月涉及“受贿罪”。

  在学校付钱也有专门的App,比如“校园安心付”,它的目标是“打造不含任何第三方账户(支付宝或微信)的资金闭环,让学校账户直接通过中国银联收款”,打分1.7。学生们不明白这款软件意义何在,而且时常付费失败,卡在“加载中”。

  还有热水和洗澡。知乎上,有学生说自己学校新换了“智能饮水机”,不能直接按压,喝水的时候要先扫描二维码、下载App、手动输入设备ID号、注册账户、获取地址,然后关注微信公众号充值,10元起步。最后按下出水键的同时,点击App,接好水后,再点击停止计费。一个接水的动作,要经过11个步骤才能完成。

  在App Store里,有一款打分1.3的App叫“校园热水”,学生们抱怨,强制一次充值100元,系统非常难用,比如收不到验证码、打款不到账、领款失败等。

  开发这款App的公司还开发了一款叫做“趣智校园”的App,1020个评分,打分1.2。吐槽集中在湖南工业大学、湖北师范大学文理学院、重庆传媒职业学院、南京信息工程大学等高校。

  它主要是用来洗澡的。从前学生洗澡,用洗澡卡就行了,被要求使用这款App后,需要把手机拿进浴室、打开蓝牙连接App才能洗,洗好再用湿漉漉的手按“暂停”。这款App同样不好用,会出现乱扣钱、不出水就计费等问题。

  2018年10月28日,“趣智校园”官方微博发言称,“你们懂什么?我这叫创新型设计!实现了智能控制和智能家居!是科技的完美结合!大大方便了学生的生活,使你们的生活更便利,你们居然还不知道感恩?居然还敢在网上骂老子!”以及“爱用用,不爱用滚!”“发评论的,我记住你们了,一个也别想跑!”

  “趣智校园”和“校园热水”的开发公司,叫做深圳市凯路创新科技有限公司,2006年注册。其创始人的另一个公司也在开发类似产品,叫“电易充”,App打分1.5。抱怨集中在只能充钱,不能退钱,客服电线元等。

  强制使用的App还有地域特点。比如“超级校园”,官方宣传是天津市教委与新浪天津合作开发的手机App。这款App要求上课签到和睡前寝室签到,但这其实都是宿管阿姨和老师一目了然的事情。

  这款App的开发公司成立于2015年8月,四位股东中的两位有其他公司,涉及领域有胶带、包装材料、餐饮、台球,公司都在天津。公司参保人数2人。从2018年9月,经营范围扩大到“计算机软硬件技术,计算机网络技术等”涉及App开发的板块。

  还有“PU口袋校园”App,用于高校信息化管理和大学生信息服务,总部苏州,创始人是苏州市青年创业者协会会长。

  在这些App中,有的会植入广告或卖付费产品,透露出它们的盈利模式——做大用户基数,广告或产品变现。

  根据南方周末记者11月26日整理的情况,“PU口袋校园”集市板块卖网课,开机页面有广告;“运动世界校园”待机界面有App推广广告;“步道乐跑”有现金商城板块与兑奖环节;“超星学习通”有付费课程;“校园安心付”生活板块有广告;“超级课程表”承接商务广告,包括车票、校园招聘、同城租房等行业。

  这些App的制作成本十分低廉。一位互联网公司的首席技术官对南方周末记者说,一般来说,开发周期两个月的App项目,总体成本在12万-20万之间,主要是人力成本。

  他表示,现在App开发成本越来越低,有的平台已经开发出一些模板,只要后台换掉基本信息、皮肤就可以上架了,模板费用目前是1万-3万不等。这些App上架后,如果没有新功能开发,很少的研发人员就可以维持App运作。

  南方周末记者分别联系“易班”“到梦空间”“运动世界校园”“步道乐跑”“PU口袋校园”“校园安心付”和“哆点”约访,截至发稿时止均无回音。“趣智校园”拒绝了采访。

  2018年11月28日,南方周末记者就此事致电湖南工业大学、湖北师范大学文理学院,均无人接听。重庆传媒职业学院一位人士在电话那头说:我们不是很清楚。稍后,南方周末记者致电南京信息工程大学宣传部,对方称:“好像没有,如果跟打热水有关,可以联系总务处。”总务处的电话无人接听。

  这学期开学没多久,许多同学就被强奸了。强奸我们的人喜欢后入式,因为是一个爱屁屁,叫易班,按照它的能耐,应该复姓非常,名叫不一般,才比较符合它的行事风格。

  三个都是一星,易班APP能做到这种地步,让如此多下载用户反感,应该叫“差班”才合适。

  从维基百科来看易班是(Yiban)是一个融合新闻、论坛、博客、微博、社交等功能的综合性实名制网络平台,目标用户是中国高校里的师生。换言之,就是中国特色的强制性社交平台。我们没有强制性交,我们只是强制社交。

  教育部还特地成立了易班工作室,从教育部和网信办下发的方案通知来看,对“易班”网的全国推广工作从2014年底开始在部分高校试点,目前尚在第一阶段,覆盖目标为500所高校。该方案共分3个阶段,跨度为2014年11月至2017年12月。也就是说,在不久的将来会有更多的大学生“被社交”。

  力争用三年左右时间,把“易班”建设成为集思想教育、教务教学、生活服务、文化娱乐为一体的全国性大学生网络互动示范社区,把中国大学生在线打造成覆盖面宽、影响力大、引领性强的高水平综合性大学生主题教育网站,促进各地各校学生网络互动社区和主题教育网站建设,支撑全国高校校园网站联盟发展,为教育改革、发展和稳定营造清朗的网络空间。

  但从实际上来看文化娱乐、生活服务我们用微信、微博、淘宝就已经基本满足了,而教务教学只是一个幌子,其一界面太复杂,以致于对老师的学习成本太高,尤其是对年纪大的老师,其二老师时间有限,线上跟学生聊天,在易班中都不知在哪找聊天窗口,还不如用微信方便。

  一个聊天连表情包都没有的爱屁屁,资讯内容比广州日报还少的爱屁屁,一个连使用都要找一村人来教的爱屁屁,还想取代微信、淘宝在学生日常生活中的地位?

  今天你可以让我的手机装易班,明天你未尝不可让我装“二班”,后天你可以让我电脑装“易班电脑助手”,那这到底是我的手机还是你的手机,是我的电脑还是你的电脑?就像2008年时规定为保护青少年健康上网,每台电脑都将预装绿坝,后来绿坝流产了,互联网时代绿坝走了,我们很高兴,没想到的是移动互联网时代的绿坝——易班来了。

  有官方背景的app,难保在未来不会含有什么插件,想象如果有一天晚上我欲火难耐,用手机打开janpanese的网站,第二天便被辅导员叫去喝茶;又或如果有一天晚上有老师寂寞难耐,用手机使用“陌陌约”,第二天便被校长叫去喝茶。那么按照目前状况来看学校茶叶的储备应该是不够的,应该事先购买。

  在未来易班肯定会更先(w)进(c),易班50.0版本,手机一连上校园网便自动下载安装app,自动登录,那时我们要想看部av上个facebook,不想让人知道,恐怕都得换部windows系统或塞班系统的手机了。

  不说了撒,#易班滚粗大学城#这个话题 只要是转发评论的全部都被辅导员拉去谈线年毕业。

  教育部的人说,我要看到用户,于是有了用户。教育部的人说,我们要有内容,于是有了内容。教育部的人说,我们需要带动技术产业发展,但是我们钱少,于是进去的什么人开发我就不说了。出来的是什么产品大家都看到了。这不是市场决定产品成败,而是我有了产品,市场你必须给我开辟出来。

  一开始也是个充满激情和憧憬的职场新人,怀着所谓“实现教育的梦想”进入到这家在体制内外边缘徘徊的“公司”。而后体制和管理的混乱,人员的冗杂,一系列背景造成的连锁反应,给作为个体的员工造成了现实和情感的巨大伤害。我会说签了离职协议的同事都是欢天喜地离开的吗。

  但为了你的职业生涯和今后的人生,请同学们毕业后远离这家公司,谨记,周知。

  易班是提供教育教学、生活服务、文化娱乐的综合性互动社区。网站融合了论坛、社交、博客、微博等主流的Web2.0应用,加入了为在校师生定制的教育信息化一站式服务功能,并支持WEB、手机客户端等多种访问形式。易班在高校中设立了学生工作站,开展了丰富多彩的校园文化活动,已经成为全国教育系统的知名文化品牌。(摘自百度百科)

  一起在大学城文明开车,吐槽撒欢,欢迎搜索关注微信公众号:“荒岛公社”。

  易班的推广在我们大一之前就开始了,我想当班长所以我负责了班里人的注册,噩梦就此开始。

  导员在开学之后经常号召我们刷易班,这个强制的活动班里人不干,但是班长支书就很麻烦了,搞得不好,会有导员冷嘲热讽。

  我可不会坐以待毙,我找了一个兄弟,四十块钱,做了个自动刷易班的软件(可以联系我,我可以分享给你们),自动发消息,带动别人一起这样搞,最后我的帐号被封,导员给我打电话,说明天给我解封帐号,之后没催过我们刷易班。

  我马上大三了,我前几天听说易班还会在大一推广,抱怨不能解决问题,得有行动,如果你会写APP,麻烦你想一下能不能做个全方面刷易班的软件,发消息,发动态之类的,如果能感激不尽,我们怼不过老师的,我们怼不过强权的,我们要形式主义对抗形式主义,要形式,给他们这些人形式。

  易班网创立于2007年,从2009年起正式在上海高校进行推广,是集教育教学、生活服务和文化娱乐为一体的网络互动社区。易班致力于为每个学生的终身发展服务,在产品上关注师生需求,在资源上凸显独家优势,在平台上实现包容开放,建设至今已经在上海具有广泛影响力和号召力。

  ,是上海教育信息化的重点项目。在校园渠道上,易班在各学校都设有校级的官方组织,拥有3000多人的学生团队。在资源汇集上,易班有效整合了全市乃至全国的优质教育资源,还是全国高校网络文化活动的重要网络平台。

  2008年11月,上海大学生在线推出BBS功能,成为首个全市高校的BBS社区

  2011年12月,易班网团队获得腾讯网2011年度致敬之改变教育新力量奖

  2013年1月 “上海教育信息化公共服务平台建设工程-易班”中期检查会在上海易班发展中心举行。

  2014年5月 易班网承办了“道德力量·筑梦基石”五四全国大学生网络主题教育活动。

  2014年6月 易班网荣获上海市最佳网站和优秀网站称号,这是易班网连续第二届获此殊荣。

  2014年7月 2014年度上海高校网络文化特色项目立项评审会在上海易班发展中心举行。

  2014年9月 由易班网联合东方网、复旦大学合作建设的复旦大学智慧屋在复旦大学江湾校区举办了签约暨正式运行仪式。

  在上海联合召开了易班建设经验推广暨创新网络思想政治教育工作会议,

  教育部办公厅 国家互联网信息办公室秘书局关于印发《“易班”推广行动计划和中国大学生在线引领工程实施方案》的通知(教思政厅函〔2014〕42号)

  其实我自己是 SNS 重度用户,对用户体验等等也有自己的不少见解。我相信如果由着我们搞,可能其实我们的产品应该还是会受学生们欢迎的(毕竟 SNS 的核心本质还是人际网络,有了强制性的入驻和使用,其实只要大家使用起来了,整个社区就运转起来了,没有别的 SNS 的种子用户困局)。

  但实际上呢,我们至少被 zf 机关毙掉10稿以上的设计稿和方案策划,然后参杂进去大量各个头头甚至小喽啰们的理解和意见,最后出来一个我们自己都看着恶心的大杂烩,花里胡哨华而不实。

  所以我要匿名,因为有可能有人知道这个产品,我可不敢说这是我们做的,丢人。

  顺便吐个槽,上海信息委没听说过 PHP,因此要求我们必须使用 ASP 开发。而且他们认为技术是世界上最先进的技术。

  1.我人在厦大,易班已经深入一段时间了。前段时间从我们的学院感觉到了强推,当时觉得一个社交产品得到学校推的肯定是有背景的,不过我也没用。后来为了研究产品看了下。

  2.目前,i厦大软件和易班也不知道是什么关系,在共同开发i厦大(上一版本“爱厦大”)软件,记得很清楚,在爱厦大上一版本中,署名是中国电信。更新为i厦大之后,中国电信没了。目前厦大在举行一个“i厦大·易班”logo设计大赛。而这款软件背后有个开发团队叫“福建讯盟软件有限公司”。

  3.厦大居然专门有一个易班发展中心,可以想象易班的势力有多强大。坐等高人曝光背后势力本来面目。

Power by DedeCm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