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空彩票与你同行 香港 小说

天风证券徐彪:一轮像样的牛市需要同时满足两个条件

发布日期:2020-07-30 16:58   来源:未知   阅读:

  2020年新冠肺炎疫情肆虐全球,世界经济陷入停摆。这是一场史无前例的全球危机,全球经济正面临着需求供给双重冲击,任何经济体都难以独善其身。值此变局关键时刻,凤凰网财经联合上海交通大学上海高级金融学院、北京大学国家发展研究院举办以“全球经济与决策选择”为主题的“2020凤凰网财经云峰会”,为期7天的超级财经周里,嘉宾们观点犀利,金句频出。

  在“2020凤凰网财经云峰会”中,天风证券首席策略分析师徐彪总结了90年代以来每一轮牛市的经验,发现一轮像样的牛市需要同时满足两个条件。首先是有产业基础,对应着资本市场上一个或者几个主流的行业或板块的业绩,不断地向投资者预期的方向发展,即有所谓的主线。在有主线的基础上,资本市场还需要有足够的流动性支持。

  徐彪认为,当下资本市场的产业基础是以5G为代表的万物互联进程,这个过程中一定会诞生一批5倍到10倍的公司。与此同时,徐彪认为,发行制度、退市制度的改革,以及配套发行和退市制度改革所带来的一系列举措,可能都有助于增加资本市场的流动性。但是这些改革最终能不能带来足够的增量资金?目前还需要更长的时间去分析、评价、观测。

  谈到如何配置资产的问题,徐彪表示,目前风险与机会共存,最大的问题是全世界主要经济体什么时候才能走出后疫情时代所带来的经济萧条。徐彪表示,目前各大主要经济体所采取的共同办法都是债务货币化,可以简单理解成“从直升机上往下撒钱”。

  徐彪提出一个问题,当每个国家在应对危机时,都直接用印钞票的方式来解决的话,这是一个万能的办法吗?用这样的办法就能熨平所有经济危机吗?徐彪认为,可能包括2008年在内的这些危机,只不过是用这种方式暂时度过了。徐彪表示,全球信用货币体系的撕裂可能会进一步加剧,应对这种加剧和风险,疫情只不过是一个导火索而已。

  因此,徐彪认为,需要采取防守的动作去应对风险,资产配置的第一位是黄金,还有包含黄金在内的所有应对将来世界货币体系重塑可能受益的品种。徐彪表示,应对风险的同时也要看到机遇,要使全球经济恢复需要实体经济的增长,而这个增长需要科技驱动的新一轮产业升级。

  主持人:下一个问题有请天风证券的徐彪先生。虽然说专业的投资者都认为投资是不需要看牛市还是熊市的,但是一个从长期周期来思考,中国的股民还是非常关心什么样的条件会造成巨大的牛市。所以我们第一个问题就是,您认为A股的发行、交易、退市的一系列制度,做哪些深刻的调整,可以支撑后疫情时代的牛市迅速的爆发?第二个问题,您是怎么样看科技行业在这次疫情期间起到了定海神针的作用,您觉得哪些特征的科技公司是具备长期的投资价值?

  徐彪:第一个问题,如果简单把整个发行制度的改革和牛市、熊市挂钩起来,可能相对过于线性了一些。历史上看,总结了从90年代到现在所有牛市的经验,可以发现需要同时有两个条件,才能出现一轮非常像样的牛市。

  首先需要的条件是有产业基础,对应着资本市场上有一个或者几个主流的行业或板块的业绩,会不断地向投资者预期的方向发展,这个时候就有一个承载的主体,即所谓的主线,这很重要。举个例子, 支撑起2005-2006年那一轮牛市最根本的东西,是中国的这一轮的工业化。在实现工业化、展现全球化竞争力的过程中,A股出现了一批非常好的公司,这批公司的涨幅可能是10倍,甚至是20倍,这是主线。

  第二个条件,资本市场需要有足够的流动性支持。2005-2006年当时流动性的支撑是来自于外汇占款的快速上升,由此所带来的被动的货币投放。上一轮2014-2015年的时候,其实实体经济本身相对比较一般,如果看那时候经济增长的速度以及企业盈利的增速是很一般的。那为什么出现了牛市呢?因为那一轮对应的是“互联网+”快速渗透的过程。基于“互联网+”以及移动终端快速普及的过程,A股出现了非常明显的主流板块,资金来自于那一轮自上而下的金融加杠杆以及金融的放松。

  所以站在这个角度来看,如果把发行制度改革和牛市挂钩起来的话,我们倾向于看这几点,第一点,这一轮如果有牛市首先需要产业技术。产业技术现在应该能够看得见,就是以5G为代表的万物互联进程在中国已经实实在在拉开序幕了。万物互联实现的过程中,一定会诞生一批5倍到10倍的公司,跟每一轮经济周期、产业周期所驱动的市场一样,无论有没有出现牛市都会有一批这样的公司,但是有一批这样的公司不代表就一定会有牛市。

  因为牛市需要的是整个市场的估值中枢持续提升,除了有主流的这批公司、板块以外,还需要整个估值中枢的提升,这个估值中枢提升最直接的作用力是新一轮改革周期下,能够有源源不断的增量资金进入资本市场,就像2005到2006年、2014到2015年一样。

  对于这一点,我相信我们现在的无论是发行制度的改革,以及退市制度的改革,还有配套发行和退市制度改革所带来的一系列的,把整个资本市场的要素进一步流动市场化的这样的改革,可能都是有助于它的。但是这些改革最终能不能带来足够的增量资金?其实我们是需要用更长的时间去分析、去评价,甚至去观测。

  第二个问题就比较清晰,我们觉得从现在开始到未来三到五年之内,中国最大的一个产业周期,就是以5G为代表所推动的万物互联的周期。在万物互联的周期中,它会经历比较显著的几个阶段。第一个阶段,实现万物互联所需要的所有硬件建设相关的行业和板块企业,会有比较好的表现。举个例子,从去年到今年,有两个板块是非常典型的,一个是电子板块,还有一个是通讯板块,这就是我们说的,属于实现万物互联所需要的一些技术性搭建和准备,但是随着时间向前推移,进入第二个阶段的时候,表现最好的可能就不是这种实物和科技型产品的这种提供商了,而是在这个基础上一批搞运营的企业。万物互联的基础上所有细分行业上都会诞生一家、两家或者三家运营商。

  比如我们现在说起中国的运营商,大家能想起来的可能就是联通、移动这几家,为什么?因为我们只能想得到通讯行业,但是三到五年后,很可能每一个细分赛道都有一家运营商出来,这就是将来最大的变化。在这个过程中,有些公司的涨幅可能会比此前我们想象的一轮科技周期能带领的涨幅都会高很多。

  到了第三个阶段,当基础硬件铺设到位,运营商也出现了,机会最大的公司会变成在运营商的基础上开发各种应用的企业,里面一定也会诞生一批好的甚至是伟大的企业。如果从整个产业周期的角度,我们认为大家应该牢牢抓住万物互联的进程,以及伴随这个进程所带来的从软到硬,从硬到软,然后再到整个运用的三个阶段的投资机会。

  主持人:最后的一点时间,互动一个更加具体的问题,也是广大股民最关心的一个判断。大家可以不需要说具体的比如看好哪些股票,但是可以有宏观判断。我希望每一位嘉宾为我们提供,比如作为投资资产配置的话,从全球的资本市场来看,包括美股、港股或者A股,我希望每个人提供三个方向的配置建议。比如说美股您看好什么?看好Beyond Meat人造肉这种科技型的,还是说看好美国的核心资产?

  徐彪:我们都认为这一轮疫情所带来的,它既是风险的,同时也是机会。应对风险,最大的问题在于全世界主要经济体什么时候才能走出后疫情时代所带来的经济的萧条?能否走出其实也是一个问题。到目前为止,各大主要经济体所采取的共同办法都是债务货币化。债务货币化可以简单理解成从直升机上往下撒钱,撒的时候很容易,当前的效果也立竿见影。但是会带来一个长期的一个影响,就是当每个国家在应对危机时,都直接用印钞票的方式来解决的话,我们不禁会问一下,这是一个万能的办法吗?用这样的办法就能熨平所有经济危机吗?还是说其实包括2008年在内的这些危机,只不过是用这种方式暂时度过了。我相信这对于整个上个世纪70年代以后所形成的全球信用货币的体系有一个冲击,也会有一个挑战。这种挑战和冲击到现在为止,可能有一些隐约猜测但是还看不清楚。全球信用货币体系的撕裂可能会进一步加剧,应对这种加剧和风险,疫情只不过是一个导火索而已,更深层次的问题到目前为止并没有得到好的解决。或许未来数字货币会是一个更好替代和解决的出入,但现在依然看不清楚。所以面对这种风险,或者说全球货币体系再造的这样一个风险,我们的看法是需要做一个防守的动作。

  防守的动作里面,所有资产里面排第一位的毫无疑问是黄金。这是第一个,当然并不仅仅就是黄金,应该是包含黄金在内的所有应对将来世界货币体系重塑可能受益的品种,所以这是第一个叫应对风险。应对风险的同时我们也要看到机遇,就这一轮风险的的确确已经发生了,这轮全球范围内的经济萧条我们也已经看到,但它将来走出来,眼前应付创伤,紧急救助ICU可以依靠货币政策或者说债务货币化,但真正要走出ICU能够向前奔跑,需要实体经济实实在在的增长,而这个增长需要科技驱动的新一轮产业升级。这轮产业周期毫无疑问就在刚才说的万物互联的方面,所以面对机遇,我建议大家可以在万物互联相关的领域寻找投资机会,从硬件、到软件、到将来的运用开发上,这个跟国内还是国外的股市没有关系。

  主持人:OK,最后问一个非常具体的很小的问题,大家可以给我一个简单的回答,我先说说我的看法。比如说很多人都认为这次疫情由于是生产消费端出现的这种割裂,认为美联储和全球的这种央行会用巨大的流动性一直脱离股市到疫情有明显的复苏,这是一个很多人的这么一个判断。所以在这个基础之上,我的小问题是说,每个人对这个疫情的整个的过程是一个什么样的形态?比如说是一个W形、L形,大家做一个简单的判断。我先说我个人看法,我认为是一个像李宁的logo的这种L型,可能是需要一定的缓慢的向上的这么一个过程,您的看法是什么?

  徐彪:对于全球的判断整体来看是不是一个L型?会不会这个判断还过早了。以美国为例,它首先是爆发危机,然后出现了非常明显的流动性冲击。当时是几乎所有品类的资产,包括黄金在内,都出现了显著快速的下跌,这是典型流动性冲击的状况。在流动性冲击的同时,美联储开始快速而且远超预期的,介入到所有的金融品种里面。在这个过程中,资本市场出现了非常明显的反弹,到目前为止,我把这理解成依然还在ICU的病房里面但终归是要出来。如果5月或6月,全美开始复工了以后,现在对于个人的紧急救助、对于企业的紧急救助是否还合适。长期存在?肯定不合理,它一定会中断,但对于企业部门、对于住控部门这种直接的资金、无息贷款、信用的支持一旦停止,美国能否依靠实体经济的能力支撑过去,我觉得是一个考验。这个考验到来之前,我们去判断将来是不是L型还是W型或者是怎么样,我觉得可能都过早。

Power by DedeCms